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自然生态摄影师:用影像自然
* 来源 :http://www.isocvd.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2-25 13:14 * 浏览 :

  近年来,自然生态摄影逐渐盛行。与普通摄影师相比,自然生态摄影师们深入森林、湿地、高原,将镜头对准了自然生态原貌与野生珍稀动植物,希望用镜头下的自然美景和可爱,人们的环保意识。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自发成为的义工,用影像传递并影响大众的环保。

  自然生态摄影的兴起得益于当前物质文明与生态文明的进步。经济快速发展,使更多人有能力投资摄影爱好,有闲暇跋山涉水拍出更震撼、更具视觉冲击力的自然原生态照片。而环保的普及,也让社会大众认识到生态系统的重要价值,自然生态摄影师们正用手中的相机,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在中国,从事自然生态摄影的大概有几类人:专业摄影师、摄影爱好者、生态研究人员和一线的工作者。奚志农属于第一类人,他不仅是第一个获得英国野生动物摄影年赛濒危大的中国摄影师,也是国际自然摄影师联盟第一位中国。

  为改变对云南只有大象和孔雀的刻板印象,奚志农开始拍摄不为人知的滇金丝猴。1992年,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龙勇诚研究院开展了一项滇金丝猴生物学研究项目,当时在云南省林业厅宣传处工作的奚志农已经有近10年的野外摄影经验,于是应邀加入野外拍摄团队。

  滇金丝猴又叫云南仰鼻猴,是中国的特有,生活在滇藏之间海拔3200米至4700米雪山峻岭之巅,被称为最像人的“雪山精灵”。1993年5月,奚志农与考察团队进入白马雪山自然区,用了3个月,才有机会在200米范围内拍摄到滇金丝猴。镜头里,一个猴子家族在落叶松枝休憩。大公猴端坐在树干上,慢条斯理地啃松萝,2只母猴依偎在它两边,其中一只母猴还抱着一只可爱的婴猴。

  奚志农用镜头将滇金丝猴这个濒危带进了视野,在他及大家的努力下,白马雪山100平方公里原始森林免遭砍伐,了200多只滇金丝猴的栖息地。之后,国家不断加大对滇金丝猴的。目前,云南已在滇金丝猴分布区建立了自然区以及丽江老君山国家公园,区内也建立了多条巡护监测线,对滇金丝猴开展长期巡护监测。

  奚志农一直活跃在自然生态摄影领域。他说:“中国还有很多充满野性的地方,还有那么多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自然野生动物,但在荧幕上出现的还常的有限。”2002年,他成立了“野性中国”工作室,立志用影像自然,带大家走进中国的“野性”世界。

  “鸟王”是朋友们对摄鸟的朱永康的戏称。退休之后,朱永康心投入摄影,以拍摄野生动物和野生鸟类为主。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朱永康在15年间先后有近80幅摄影作品在国内外摄影大赛、刊物中获或发表。

  今年已经74岁的朱永康从小就喜欢鸟。在2017年12月12日举办的第二届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展上,朱永康展示的15幅《寿带嬉春》组图吸引了众多观战者的驻足观赏。

  寿带鸟也叫“绶带鸟”,雄性寿带鸟的头颈呈宝蓝色,通身泛着金属般的光泽,身后有一对长长的中央尾羽自然地垂落,被称为“林中仙子”。

  朱永康和“林中仙子”寿带鸟别有一番。5年前,经摄友推荐,朱永康在安徽省绩溪县华阳镇的溪马村第一次见到寿带鸟,立刻被吸引了。之后,每年春末夏初,朱永康都要带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在村里住上一段时间,观察并了解寿带鸟的生活习性。他为寿带鸟拍摄的片子数以千计,随着这些作品在摄影圈子的流传,越来越多的摄影师也认识了寿带鸟。

  前来村里拍鸟的人越来越多,另外还有很多人只为观鸟,面对这么大的人流量,朱永康鼓励和帮助当地村民开办农家乐。这些农户在为拍摄者提供生活便利的同时,也增加了经济收入。尝到鸟类的甜头之后,当地村民开始主动重视并野生鸟类的栖息。在寿带鸟的求偶交配季节,有的村民还通过网络实时发布鸟类活动信息。朱永康也将自己拍摄的图片无偿提供给当地宣传使用,并催促他们出台各类措施、建造观鸟科普。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近几年当地的寿带种群已有明显上升。今年初,绩溪县被中国野生动物协会授予中国唯一的“寿带之乡”,朱永康也被华阳镇授予“荣誉村民”称号。

  朱永康说,我们要爱护这个多样性的世界,爱这个统一和谐的大自然,爱惜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生命。鸟类就是地球、我们自己。

  卜建平是国家高级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员以及青海省野生动物摄影家协会。国际野生动物学会(WCS)首席科学家、世界著名野生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在《生态三江源》一书中,专门介绍并称赞其拍摄作品促进了高原生态。

  从事摄影工作二十余载的卜建平对自然生态摄影颇有,提出了同理心摄影一说。所谓同理心摄影,就是拍摄者要对拍摄对象抱有同理心,皆有情,影像通人性。他认为,一幅上乘的野生动物摄影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拍摄者本身的同理心。

  卜建平曾在海拔4300米左右的昆仑山上拍到了狐狸照片。那次拍摄,他经历了与狐狸一家几次三番的等待与熟悉过程,是同理心帮助他获得了狐狸的信任,并拍下了弥足珍贵的一系列照片。

  当狐狸妈妈带着三只小狐狸玩耍嬉戏时,卜建平一下子被它们桀骜的天性和优美的姿态吸引了。可是狐狸一家一看到他,立刻躲回洞里。卜建平没敢轻举妄动,只是静静地在外面等待、观察,一步步靠近,并在洞口放一些食物来示好。可能动物也能感受到真诚吧,第二天,狐狸们就不觉得他陌生了,消除了戒心。他慢慢靠近,直到距离几十米。那一刻,他本能地拿起了相机。没想到,狐狸们地一瞥,又迅速地撤回洞里。卜建平心中十分懊恼与惋惜。他本该再耐心一点,加强那来之不易的信任。

  之后,连着好几天,狐狸们都没怎么出洞。卜建平比之前更有耐心地每天守护,给他们喂食。如果狐狸们地嗅一嗅,他就主动离得远一些。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几天,渐渐地,狐狸们的次数越来越少。狐狸们慢慢放松了,逐渐展现出它们最真实的一面。有时候,它们甚至会做出一些饱含情谊的动作,他终于可以地拿起相机记录下昆仑山上狐狸的一家。

  卜建平认为,野生动物摄影的核心价值,是利用摄影艺术独特的语言,关于人、自然、生态的信息与知识,真实客观地反映其相互关系,引起人们对生态的共鸣,促进全民的生态行为,共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态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