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黄金剩女”吕碧城谈感情:称心男人不多
* 来源 :http://www.isocvd.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21 15:03 * 浏览 :

  时期被称为“女子双侠”的秋瑾和吕碧城,是两位卓尔不群的女性。祖籍安徽旌德的吕碧城,是中国女子教育的,女权运动的首倡者之一,中国新闻史上第一位女编辑,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和词人。

  在众多的名媛才女当中,吕碧城的才情和美貌,都是极为出类拔萃、引人注目的。严复盛赞她“高雅率真,明达可爱”,而著名女作家苏雪林,则惊叹她容貌“美艳有如仙子”。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吕碧城生于1883年,其父吕凤岐同治年间中举,光绪三年中进士,曾任国史馆协修、玉牒馆纂修、山政等职。吕碧城9岁便和同乡汪氏议婚,12岁因父亲去世,家产被瓜分,母亲无奈地送她投靠舅舅,不料母亲遭劫掠,后虽然脱险,但汪家却以名声不好为由退婚。

  家庭剧变,让年幼的吕碧城对多变、有了深切的认识。她从此自强自立,凭借家学渊源和天赋聪慧,经刻苦,才华过人。吕碧城长成后,天生丽质,个性显露,崇尚新潮,尤喜奢华,成为才俊争相追慕的对象。追求者有著名诗人樊增祥、易实甫,有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李鸿章之侄李经羲等,但均无功而返。

  吕碧城和闺蜜谈起自己的感情时曾说:“生平可称心的男人不多。梁启超早有家室,汪精卫太年轻;汪荣宝人不错,也已结婚;张謇曾给我介绍过诸元,但年届不惑,须眉皆白,也太不般配。我的目的,不在钱多少和门第如何,而在于文学上的地位,因此难得合适的伴侣。”

  于是,事业、才情、相貌、齐全的吕碧城,东不成、西不就,渐渐成了时期的黄金剩女。

  年少即寄居于塘沽舅舅家读书的吕碧城,因不甘和委曲,不到二十岁就只身来到天津。《大公报》总理英敛之偶然读到她的一封长信,对其文采备加称许,见到吕碧城后,更为赞赏其才华胆识,当即聘为《大公报》见习编辑。这是吕碧城人生的重大转折,此后,她在《大公报》发表了大量诗词及文章,在京津文化圈中迅速走红。

  后来,英敛之在袁世凯、唐绍仪等人支持下,创办北洋女子公学,年仅23岁的吕碧城出任总教习、监督,成为近代中国最早投身女子教育、职位最高的女性。诸多女杰,如、刘清扬、许广平、郭隆真、周道如等,都聆听过吕碧城授课,受到她的教育影响。

  吕碧城诗词格律谨严、文采斐然,多哀叹神州陆沉,抒怀悲愤沉痛,宣泄新女性追求解放的强烈愿望。她女子解放、女子教育的文章,指出“儿童教育之入手,必以母教为根基”,“民者,国之本也;女者,家之本也。娶妇以成家,即积家以成国”,“有贤女而后有贤母,有贤母而后有贤子,古之魁儒俊彦受赐于母教”。

  这些鲜明观点,引起强烈的反响和热议。社会上的声名鹊起,文坛上的崭露头角,引来了意想不到的朋友秋瑾,成就了一段“双侠”的传奇。

  1904年春夏之交,在吕碧城的天津住处,有客人投“秋闺瑾”的名片求见。来客身着长袍马褂男装,头上却梳着女人的发髻,英气勃发,气度非凡,这人就是“鉴湖女侠”、并曾以“碧城”为号的秋瑾。

  当时,正准备留学日本的秋瑾,因读了吕碧城的作品,引为同道知己,特来登门拜访。这天,“女子双侠”初识,却一见如故。此夜,秋瑾留宿于吕碧城处,彻夜长谈。国家积弱、、民族危机等等,她们同怀忧患与激愤,诸多共识,相见恨晚。

  秋瑾劝说吕碧城跟她一起东渡扶桑,筹划。吕碧城同情,却别有,她愿从事教育,启迪民智,改变民风,以此济世救民。

  1907年1月14日,秋瑾在上海创办《中国女报》,仅出的两期中,均刊登了吕碧城的文章。她们相互呼应,思想,社会变革和女权运动。此年7月15日,秋瑾就义于浙江绍兴轩亭口。吕碧城闻讯后,冒着风险派人去收殓秋瑾的遗体,葬于西湖边,后又亲自拜谒秋瑾墓。

  她对秋瑾念念不忘,曾撰文《女侠秋瑾传》,刊发于美国纽约、等地的报刊,引起强烈反响,也使自己陷于险境。

  清帝退位后,吕碧城应袁世凯的邀请,一度担任机要秘书,但不久便辞职迁居上海,加入南社。在十里洋场,她除了借倚声之道寻求寄托之外,就是同海外巨商进行股票角逐,且获利巨丰,成为上海滩显赫一时的富豪。

  后来,吕碧城以上海《时报》特约记者的身份,只身赴美。临行前,她向中国红十字会捐赠十万巨金。其后再度出国,先在哥伦比亚大学旁听,学美术、历史和文学。继而游历欧美,行踪遍及纽约、、巴黎、、米兰、罗马、威尼斯、伦敦等地,并在湖畔定居。

  她才华出众,气质高贵;她出手豪绰、特立独行;穿衣打扮,尽领时代之先。她喜穿洋装,最爱绣有大幅孔雀的羽衣,彰显她的华贵和内心的骄傲。

  吕碧城长年住在豪华宾馆,曾在维也纳万国动物大会上,用英文发表了长篇“废屠”,呼吁以佛家慈悲的,提倡素食,戒杀护生,得到与会代表的热力响应。她先后两次捐款,用于护生。世界各大在头版发表她的讲稿和照片,连篇累牍地刊载介绍她的文章。

  吕碧城在皈依佛门,成为在家,法号曼智。其间,她编译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的《法华经普门品》,并将游历《欧美漫游录》寄回国,在《顺天时报》及上海《半月》连载。

  1933年冬,她回国后在上海完成了《观寿经释论》等著作,还在将毕生词作进行编订,定名《晓珠词》刊行。

  七七事变后,她再次出国,在欧美慈悲,希望以此的战争,并与叶恭绰、王一亭、朱石僧、李经纬等人创立中国动物会。二战爆发后,她向国内赈灾机构捐出款项,帮助抗战中失所的难民。1940年,她由回国,准备取道返回内地,但因受阻,只好在住下。

  1943年1月24日,她因病逝世,享年61岁。亲友们遵照她的遗嘱,将其遗产,以及在美国银行、上海银行的存款,计二十余万港元悉数捐出,用于佛法和护生之用。并依她的嘱咐“遗体火化,把骨灰和面粉为小丸,抛入海中,供鱼吞食”。

  吕碧城的诗词文章,手笔婉约,玲珑,别见雄奇,却又暗蓄孤愤,曾产生很大的影响。柳亚子称她“足以担当女诗人而无愧”;词学家龙榆生称誉她是“凤毛麟角之才女”,“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诗人易实甫认为其“诗文见解之高,才笔之艳,皆非寻常操觚家所有也”。

  她毕生用文言写作,时光变迁,其文名渐被湮没。时至今日,这位女侠,已鲜为人知了。□冯慧莲